主页 > 米易新闻中心 >
性感的我26岁了
发布日期:2020-10-17 20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这个名字本身就有棱有角”

文 / 张荆棘

设计/sa

如果不是女朋友提醒,我一定不记得原来我已经26岁了。

说来可怕,20岁的时候我注册了“杂乱无章”这个公众号,没想到一做就做了六年,而且它不只是提供了“把我的人生记录下来”的作用,还把我的人生搅得天翻地覆。

无论你问20岁的我多少次“你觉得写公众号有意义吗”,我想当时的我费尽心思也想不到,26岁生日的时候,我的回答是:“我买房了,你说呢。”

裘德 - 莫比乌斯号的船医.mp300:0005:09未加入话题

一,26岁,我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。

虽然以买房作为开篇难免显得太过功利,但不得不说,在26岁给自己买下一套房确实意义重大。

不是多了人们常在网络里分享的“安全感”或“归属感”,而是我以前从没想过的“真实感”。

我以前写过,刚上大学的时候,因为没钱,我跟女朋友每次周末约会都会订那些最便宜的快捷酒店。

什么“七天”,“八方”,“宜必思”,和各种拥有奇奇怪怪的名字的快捷酒店我几乎都住过。

它们大部分的价位都在100元/晚左右,在当时,每次入住都要花掉我1/10的月生活费。

可能有些人没住过这种酒店,我给你们形容一下入住感受。

一进门,你一定会感受到一股潮湿的霉味,然后印入眼帘的是要掉不掉的半块墙纸,然后是浴室里出水不太流畅的花洒...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都还算可以忍受,最让我受不了的,还是这些最便宜的房间基本都不带窗户的。

即使有窗,也大概率是假的。

“假的”是什么意思?

就是墙上有窗帘,但你一拉开,出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堵被封死的水泥墙。

其实晚上入住的时候感觉也还能接受,因为你知道晚上就是没有太阳光的。但等你一觉睡醒来到第二天,那种无法透过“日照”来判断现在到底早上还是晚上的体验,简直像一个聚光灯,将我的窘境照得一清二楚,无地自容:

“没钱还学人家出来约会”,

“你女朋友跟你在一起真是受罪”,

“你就是个废物”....

类似的电视剧台词不断在我当时的脑子里回想。

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光也是要钱的。

所以让我买下现在这套房子的最大动力,正正是房间里那面南向的落地大窗。

南向意味着日照时间充足,也意味着,我,张荆棘真真正正,通过自己的努力,把被命运剥夺的光给买了回来。

我知道这么说有点不切实际,因为实际上我也对比过了很多个楼盘,以及做了很多功课才会决定买现在的房子。

但如果没有六年前的体验,我可能还真的未必会对“属于自己的有光的房子”这个东西有那么大的执念,也正是因为这份“极度感性”的执念,让我在这几年了做了很多对的“极度理性”的选择。

所以我觉得,人活着,还是得有些放不下的执念好一些。

因为这样,你就不会被生活推到荒原的时候,忘记自己其实还有事情没有完成。

现在租的房子的小区楼下